TYT_THAM

忙 更新看心情

关于GENCY漫画

本人还在求学的关系目前还有很多assignment要赶,所以近期不会更新。
等这个学期过了后假期时候我会补上的

想不到现在还能吃到约十的粮!哭!

RAMPU:

一些约十摸鱼

我都不知道原来能掉礼装的

没有麦源吃我要死了 没有闪咕哒吃我要死了 没有黑狗咕哒吃我要死了

一发十连抽

【授权转载+汉化】please be merciful S3 第一章 原作者:Tcbunny
这次是关于岛田兄弟以前的故事

今天或明天会更新啦

感觉今天的竞技都白打了……上分上分后又掉到原本的分数去了……

用DVA保天使保安娜后就各种被单复活吃激素

【麦源】偷我鞋的同学还回来行不行还有没有点素质了

赞美!!赞美太太!!!

金鱼草:

哎大家好我是草草,脑子抽风了,写个乡土童话系列,可能有好几篇,如果大家喜欢的话。


这是第一篇,灰姑娘au。


1.


岛田源氏是家里最小的儿子。


 


“说了多少遍了,”半藏一边撸着那只尊贵的橘猫一边指责他,“只有两个人的时候不应该用最高级,要用比较级。”


源氏急匆匆吃掉盘里最后一块鸡肉,拔腿就想回到自己的小阁楼来一盘绝地逃生。


 


大吉大利,晚上吃鸡。


 


他蹲到餐桌底下抹了一把橘猫肥乎乎的屁股,发现半藏偷着丢了许多吃的在地上。


“哥!”他喊道:“你看她胖成什么样了,你还给她东西吃!”


半藏毫不犹豫地抬起脚把他从餐桌下踹了出来。


源氏撑着地板站起来,慌乱中除了橘猫鄙夷的目光还看到了兄长价格不菲的高贵皮鞋。


他偏过头,看着门口整理领结,头发服服帖帖油光锃亮的父亲。


“你们要去哪?”


“王宫,”岛田公爵没有看他一眼,“杰西公主的舞会。”


“等等,”源氏瞪着眼抹了一把自己绿色的头发,“为什么我不知道?”


“杰西公主邀请了王城里所有成年的男子,但绝不会包括你。”半藏放下餐具,心满意足地抱着腿上已经胖成一个球的猫摸了起来,“别忘了上次莫里森公爵家女儿办舞会的时候你做了什么事。”


源氏抱着双臂倚在墙上,近乎不可思议地嗤笑了一声。


“莫里森老头生气不是因为我当晚就进了他女儿的闺房,是因为他闯进来的时候我们俩忙着打游戏根本没人理他!”他大声解释道:“再说了,那叫闺房吗,那就是个游戏厅!”


“住嘴,”岛田公爵扭过头训斥他:“你以为别人都和你一样吗?回你的阁楼打游戏去,今天绝对不会再让你搞砸了。”


半藏恋恋不舍地把胖猫放回地上,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西装。


“你以前对这种事避之不及,今天是怎么了,你喜欢公主?”


源氏抿着嘴舔了舔下唇。


最后一台限量版主机卖给了王宫,别说是公主的闺房了,就算是国王的卫生间他也要闯进去玩一盘。


半藏看着源氏的神情,颇有兴趣地抬了一下眉毛。


“他喜欢公主,让他去吧,”他说:“难得源氏有喜欢的人啊。”


源氏抬起眼来感激地看了他一眼,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和父亲对视着。


岛田公爵从仆人手上接过手杖,拄在地上敲了两下。


 


“不行。”


 


2.


杰西公主是王宫里唯一一位公主。


 


 


 


麦克雷蹬上皮鞋,看着倚在门口的莱耶斯国王,气得眼睛都快鼓出来了。


 


“所以说我为什么是公主!”他说:“这么多年都没有告诉人们杰西是男的吗!”


莱耶斯回味般惆怅地咂了一下嘴。


“你出生的时候,”他动情地低声咀嚼着话语,“我太激动了,公告写错了。”


“所以大家就以为你生了一个公主,并且公主现在已经二十岁了吗!”


“我很抱歉。”


“你把我的写成了女的!”麦克雷揪着额前的头发,几乎快要抓狂了,“你,你把我的...出生…公告…写成了公主!!”


“杰西,我很抱歉,我很抱歉。”


麦克雷捂着鼻子和嘴,感觉再眨一下眼眼泪就要掉下来了。


“所以今晚的舞会是要给杰西公主挑丈夫吗?”


“是的。”


麦克雷甩过一个凌厉的眼刀,果不其然看到莱耶斯拼命克制着自己不要笑出来的样子。


“然后我们会堵住他的嘴,”国王吭了两声试图掩饰住自己的失态,“这件事永远不会暴露。”


“你们这是消费欺诈!”


“或许你可以穿女装来补偿你的丈夫?”


 


麦克雷用尽此生最快的速度把皮鞋从脚上脱下来朝门口扔了过去。


 


3.


源氏盯着屏幕右上角的存亡人数,仅剩的三个人在进行绝地逃生最后的争夺,他闭住呼吸躲在一块石头背后,听着从两个方位传来的枪声辨别对手的位置。


龙神就是在这时候出现在他的背后。


首先,龙神两根手指捏住自己的龙须抚了一下:他得是个善良的孩子。


“源氏,”他用自己的龙爪轻轻拍了拍源氏的肩膀:“我很渴,你能给我点喝的吗?”


源氏头都没有回:“雪碧可乐在房间右边冰箱里。”


龙神满意地点了点头。


“孩子,我可以满足你一个愿望,”他说:“你想去舞会是吗?”


源氏皱着眉头小声嘟囔了句什么,转过头看了一眼,被巨大的绿色不明生物吓得瘫在了键盘上。


“你你你你你你!”他哆哆嗦嗦地向后退着远离龙神,“你是个什么东西!”


“放心,放心,我不会伤害你。”龙神举起自己的爪子做出投降的动作,“我是你的龙神教母。”


“什么?”


“龙神,教母。”


“你问过我爸了吗?”


“呃,”龙神摸着自己的下巴想了一会,“没有,这是我自封的。”


“当然是你自封的,因为很明显你是个公的!”


“但是我和仙女教母一样可以实现你的梦想,”龙神说:“可以帮助你去王宫参加舞会。”


源氏僵硬着脖子转过身想冷静一下顺便把这盘游戏打完,一回头发现由于另外两个人的自相残杀他已经获胜了。


他认命地把身子转了回来。


“但是我没有马车和马,”他说:“我也没有驾车的人。”


龙神伸出指尖拨了一下他绿色的刘海。


“你有我。”


 


一阵星光围绕在他的身上,源氏抬起胳膊惊奇地看着环住自己身体的光芒,他的衣服在星光的作用下一件一件飞出了窗外,橙色的T恤变成了南瓜车,白色的短裤变成两批骏马,黑色的内裤化为两个驾车的仆人。


源氏哇得一声光着屁股趴到了窗前。


“厉害!”他用自己胯下的小鸟和龙神热情打着招呼,“谢谢您!舞会还有半个小时就开始了,我这就去了!”


“等等,孩子!”龙神用尾巴挡住阁楼的门,“你还没穿衣服呢!”


源氏恍然大悟般拍了下脑袋。


星光又回到了他的身上,源氏潇洒地扬起头,十分享受被魔法包围的感觉,光芒再离开的时候,他已经被一套高贵华丽的礼服包裹住了。


他拽了拽和自己头发一个颜色的领结,转过头朝龙神抛了一个媚眼。


“记住,”龙神说:“一定要十二点前回来,一切魔法都会在十二点前恢复原样。”


“十二点不回来我就要裸奔了吗?”


“是的。”


源氏想了一下自己光着屁股在公主房间或者国王卫生间打游戏的场景,浑身剧烈地一哆嗦。


 


“我会回来的,”他抹了把头上的冷汗:“我一定会的。”


 


4.


我注意他很久了。


麦克雷举着一杯酒,轻轻摇晃着,透过红色的液体看着那边绿色头发的男孩子。


 


和他脚上红绿交错的新百伦运动鞋。


 


他一定是迷路了,麦克雷有些好笑地看着在人群中手足无措撞来撞去的男孩儿,拿着手里的酒杯朝他走了过去。


源氏侧过脸瞟了他一眼,指尖捏着高脚杯拿到自己手里来,仰起头一口气喝掉了杯子里的红酒。


“谢谢,”他把空杯子还给目瞪口呆的麦克雷,“王宫的服务生都这么帅的吗?”


杰西公主愣愣地眨了眨眼:他把我当仆人了。


“您需要什么帮助吗?”他立刻接受了这个设定,“您看起来很困惑。”


“奥!”源氏拉着他的胳膊把人拽出了大厅外,“你能给我找双鞋吗?”


麦克雷哭笑不得地摇了下头。


“我觉得很好看,”他憋着笑回答道:“我是说,新百伦今年的新款,呃,很好看。”


“好看也不能这个时候穿啊,”源氏烦躁地把额前的头发抹到头顶,“唉!我走的时候太着急了!”


西装礼服配新百伦运动鞋,他坐在南瓜车上看到这双鞋差点一冲动从车上跳下去。


“公主还要一会才能来,”麦克雷把空酒杯递给一个来回走的服务生,“我们可以先到人少的地方躲一会。”


源氏抬起头四处瞄了一圈,岛田公爵的侧脸远远地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他拉着麦克雷往花园的深处走去。


 


“所以,你的工作是什么?”


麦克雷坐在秋千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晃着,源氏坐在他身旁的秋千上荡得老高,像是下一秒这只穿着运动鞋的小麻雀就会被荡到天上去。


“给客人端茶倒水,就像你看到的。”麦克雷把脑袋靠在秋千的绳子上看着源氏夜色中模糊不清的侧脸,“还有清洗国王的内裤。”


源氏迅速抓住了重点:“你用给国王清洗内裤的手给客人端茶倒水!”


“对,”麦克雷像个真正的勇士一样,不放过任何诋毁莱耶斯的机会,“这是国王陛下可爱的恶趣味。”


“恶心的恶趣味,”源氏评价道:“我不要见公主了。”


麦克雷停下了秋千,源氏像一阵飓风一样在他身旁呼呼刮着前后荡秋千。


“你不想娶杰西公主吗?”他说。


“我不想,”源氏迅速回答他:“我只是想来看看绝版的主机在哪里,之后应该勾搭哪位兄弟才能到王宫里来蹭游戏玩。”


“今年春天出的限量版主机,”麦克雷手指摸了一圈下巴:“莫里森公爵家应该也有一台…”


“那老头不让我进他的家门了!”源氏痛苦地哀嚎着,“他家办舞会的时候我和他的宝贝女儿窝在卧室里打了一晚上游戏。”


麦克雷特别不仗义地哈哈了两声。


源氏慢慢停了下来,从秋千上蹦下来站到麦克雷面前,城堡上被彩灯包围的钟表已经指向了十一点。


“我们聊了两个小时了,小酒保。”他说:“所有人都在公主面前疯狂表现,我却在这里和一个给国王洗内裤的服务生瞎聊。”


“你想去公主面前疯狂表现吗?”


“表现什么?表现新百伦新款?”


麦克雷噗地一声笑出来,握住源氏的手腕向后倒在秋千的座椅上,源氏的膝盖顺势顶上他两腿之间的座椅,麦克雷把腿垂下去让秋千不要乱晃。


“再说了,”他的小麻雀眼睛在夜里亮晶晶的,有那么一点不怀好意的光芒,“你看我像是喜欢女孩子的人吗?”


麦克雷了然地拉长了慵懒的音调,手掌抚上源氏包裹在贴身西装里的腰线,把人搂到了自己身上。


“鉴于你和美丽的哈娜小姐呆了一晚上却只知道打游戏?”他低沉地笑起来,嗓音里的磁性更加动人了,“你像是被女孩子喜欢的人。”


源氏动了动屁股坐到他的大腿上,双手搂住他的脖子有一下没有一下地用指尖去勾麦克雷后颈上细碎的发丝。


他笑道:“你像是被女孩子喜欢的人喜欢的人。”


麦克雷假装困惑地皱着眉头,半眯着眼离他的嘴唇越来越近。


“我是个乡下人,听不懂太复杂的句子。”他用气声咏唱般叹息着简单的词汇,源氏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明显了。


他重复道:“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好,”源氏拽着他后脑勺上的头发把那张拥有英俊五官的脸仰起来面对着自己,“我说,你像是我会喜欢的人。”


“而你只说女孩子会喜欢我,”他故作伤心地叹了一口气,“并没有说你。”


“我就是女孩子,”麦克雷摸着他的腰窝,喘息越来越粗重,“我父亲把我当做女孩子养了二十年了。”


源氏喷着气笑了出来。


“那么你喜欢我,我喜欢你,”他的手指在麦克雷发丝间穿梭着,“你告诉我一件事,我告诉你一件事,好不好?”


麦克雷把脸凑向他的耳边,咬着柔软的耳垂低声说了句好。


“王宫买的那台主机在什么地方?”


“国王那里,他要送给岛田公爵做礼物,听说公爵的儿子喜欢这个。”


源氏心里一惊,突然间所有的意义降临在他的身上,他感受到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幸福与美好。


麦克雷灼热的鼻息喷在他的脸侧:“那告诉我,小麻雀,你叫什么名字?”


源氏转了一下眼珠,重重地揉了揉麦克雷的头发。


“我只说要告诉你一件事,没有说要回答你的问题。”


“小骗子。”


“是你自己没有理解,乡下人。”


麦克雷抬起脸来,唇峰擦着源氏脖颈和下巴的皮肤,一路磨蹭到他的嘴角。


“你特别像我们家的橘猫,”源氏小声说着,麦克雷因为这句话笑了出来,“特别像,但是猫只听我大哥的话,所以今天我要做我一直以来都想做的事。”


 


麦克雷疑惑地抬了一下眉毛,源氏就是这个时候捧着他的脑袋吻了上来。


 


5.


“公主今天身体抱恙,不能来参加舞会了,但是她已经发现了心仪的人选。”


麦克雷顿了一下,站在舞池中央四处搜寻了一圈。


源氏不在。


他去哪了呢,麦克雷看了一眼挂在二楼的钟表,现在距离十二点还差十五分钟了:臭小子,亲完就跑,有你这么对待公主的吗?


 


源氏提着裤子从厕所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幅场景。


刚刚被他强吻的酒保站在舞池中央,周围围着里三层外三层的贵公子,抬起的手指直直地穿过人群指向了站在台阶上的他。


什么?源氏手足无措地承受着所有男人的视线,愣愣地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怎么了?


麦克雷掌心朝上向他伸出手,一副再明显不过的邀舞动作。


人群自动地撤出一条道留给源氏,他拽着自己西装的衣角心惊胆战地走下舞池,中途还看到半藏面如土色盯着运动鞋的样子。


对不起,哥,他在内心痛哭流涕地给了自己一个大耳光:我又把事情搞砸了。


麦克雷迫不及待地上前几步,把他的手指握到自己掌心里,下一秒源氏就被拉倒那人的怀里紧紧搂住了腰。


麦克雷歪着嘴角说了句:“抓到你了。”


源氏一副被吓傻了的样子瞪着他,僵硬地随着音乐动起来。


“什么,”他舔了舔嘴唇,看起来快被吓哭了,“咋回事啊!”


“公主看上你了,”麦克雷用额头抵住他的,小声回应着他的话,“你马上就可以娶公主了。”


“什么,我不要!”源氏挣脱了一下,后腰被麦克雷死死揽在掌心里,让他只能尴尬地踏着乐点迈动步伐。


“我不要,我不喜欢女孩子!”


麦克雷抓着他的手指,腰上的手掌一用力把人甩了出去,又立刻拉回来恢复了原来的姿势,源氏被他甩得晕晕乎乎的,迟钝地意识到自己跳的是女步。


是我的错觉吗,他微微皱着眉头看向麦克雷,那人的眼神已经快要把他扒光吃干抹净了:是我的错觉吗,他为什么这么激动。


麦克雷又收紧了一下手臂,现在源氏几乎已经完全贴在了他的身上,从胸膛到大腿的衣衫布料都摩擦在一起,源氏低下头,瞬间就红了耳朵。


麦克雷趴在他耳边,在音乐逐渐舒缓下来时压低声音往他的耳朵里喷气。


“你喜欢我吗。”


源氏咬着下唇把额头磕在了他的肩膀上。


“你喜欢我,对吗。”


麦克雷咧开嘴笑了出来,音乐已经接近尾声,周围的人们像是看傻了一样看着两个男人在舞池中央紧紧贴着跳舞,不过他才不在乎呢。


源氏抬起头盯着他的眼睛,却在那一瞬间看到了差五分钟十二点的钟表。


 


他推开麦克雷的肩膀夺门而出。


 


对,这样才正常,半藏在回忆起当时的场景时这样说道:推开他拔腿就跑才是正常的,太gay了。


 


6.


麦克雷在原地愣了三秒钟,手掌还保持着揽住源氏腰的弧度,小鸟一样的男孩子穿着他便于逃跑的运动鞋两三步窜上台阶狂奔而去。


他脱下自己碍事的西装外套迈开腿追了出去。


源氏盯着层层大台阶下早已经停好了等待他的南瓜车,在空中蹦了一下猛地窜出去好远。


麦克雷追出来的时候刚好看到他大喊着“sei!”从台阶上冲下去,落地的时候一个不稳栽倒在台阶上,源氏惨叫了一声,捂着脑袋连滚带爬地从台阶上滚了下去,连痛都没来得及说就钻进了南瓜车里,坐稳之后才捂着自己被摔痛的屁股抹了把疼出的眼泪。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


麦克雷目瞪口呆地站在大台阶中央,他刚刚目睹了一个男孩子用几秒钟从这么高的台阶上又飞又滚翻下去的过程,源氏轻快又略显中二的“sei!”还清晰地回荡在他的脑海。


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连小麻雀的人都看不到了。


麦克雷缓慢地转过身来,在大台阶上找到了两只新百伦运动鞋。


两只,没错,一双,走的太着急,鞋全掉了。


 


他拿着这双鞋回去的时候,莱耶斯终于没憋住笑喷了出来。


“你绝对想象不到,”麦克雷惊魂未定地颤抖着下唇,“他就那么,从台阶上,飞了下去。”


“滚了下去,”莱耶斯纠正道:“能掉两只鞋,这是滚得有多激烈啊!”


“对,先是飞了一下,”麦克雷拿手指比划了一下:“sei!然后滚了下去。”


国王捂着嘴趴到了桌子上,笑得肩膀不停地抖。


“你喜欢他?”他满脸通红地抬起脸来看着像是被勾了魂一样的麦克雷:“你喜欢他,我们就靠这双鞋找人好了。”


“你在逗我吗,”麦克雷像看傻子一样地看了他一眼:“这双鞋是批量生产的,凡是这个鞋码的人都能穿上。”


“是,”莱耶斯终于从爆笑中恢复了过来:“但是每个人的脚臭味是不一样的。”


麦克雷举起那双运动鞋,埋进去闻了一下。


“有味儿吗?”他说。


 


“你被爱情整傻了。”莱耶斯回应他。


 


7.


岛田家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几乎是崩溃的。


“杰西公主是个男的,”岛田公爵举着从墙上撕下来的告示,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就是那天晚上,拉源氏跳舞的那个?”


半藏语气里洋溢着劫后余生的喜悦:“估计是,那个人比较有气质。”


吓死我了,幸好他看中的是源氏,太好了。


源氏咬着嘴里的丸子签子,窝在沙发里看着战队超人的动画片,干干地哈哈了两声。


“他们现在正在拿着源氏的新百伦到处找人,”公爵抚着额头,感到头痛的不行,“你这个孩子怎么跑的时候丢三落四的……”


“我已经够快了!”源氏吐出签子抓了一把放在茶几上的爆米花,“我是光着屁股跑回家的!”


半藏努力憋着笑,憋得脖子上都出现一根青筋。


“你别幸灾乐祸,哥,”源氏扭过头瞪着眼恐吓他:“你也会有龙神教母的,你还会有俩!”


半藏皱着眉刚想问一句什么,王宫的士兵就是在这个时候敲开了岛田家的门。


源氏看着自己的那双臭鞋,做了个手势示意先给半藏试试看。


“不,不是我,”半藏盯着自己顺利穿进去的脚,连连摆手像士兵们解释:“真的不是我,我都不认识你们公…不,王子。”


“我们也没办法,岛田先生,”士兵苦着脸,看起来难办极了,“这是我们的任务,不管怎样您都得跟我们走一趟了。”


“什么?”半藏惊恐地瞪大了眼,“不!”


源氏抱着胳膊笑了两声,拨开士兵的肩膀朝院子里走去,准备去找终于脱离了半藏控制的橘猫亲热一会。


 


不过看起来,源氏远远地朝橘猫皱了皱鼻子,那猫对他还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找到了另一个可以乖乖依附的主人。


不过看起来,好像还是没我亲热的份了。


源氏咂了一下嘴,碰瓷一样紧紧抿着嘴,责备地看着阳光下被他的橘猫死死缠住的男人。


那人挑着眉毛笑了一下,被怀里的猫舔得扬起了脖子。


今天晚上,源氏半眯着眼看过去,伸出舌尖沿着嘴角色情地舔了一圈下唇:今天晚上,我要把这个畜生舔过的地方全部咬一遍。


麦克雷松开手让橘猫落在地上,居高临下地打量了一下这只软软胖胖的生物。


 


“我到底哪里有一点像它了啊。”


 


他抬起眼对视着源氏的眼睛,小麻雀耸了耸肩,嘴角的笑意让他想到夏天的冰激凌,他逃跑的爱人终于朝他蹦了过来,麦克雷张开手臂把人搂进怀里,傻乎乎地笑了两声。


 


“哪也不像,”源氏毫不愧疚地承认道:


 


“我就是想亲你而已。”